忍者ブログ

螺木家

Home > ブログ > 妖精筆記 > 無底之洞

無底之洞

七夕的LIVLY篇幅。
標題是在說樂介這個人的慾望
副標題是好想閃死你(诶
 
是說這兩隻都身體力行派,寫著寫著自己也害羞起來了(艸)



 
許願竹掛滿寫好願望的籤紙,就像裝飾過的聖誕樹一樣五彩繽紛更替七夕的夜晚添一份風情,但是看在樂介眼中似乎是無法理解的行為,稑棣拿著尚未寫上願望的籤紙站在他身旁,眼神中明顯透露出對這活動並沒有太大的興趣,但是從魆手中得到的籤紙好像不照著做不行,於是稑棣拉拉身旁的人的手詢問;
 
「樂介不寫?」
「嗯,我不想寫。」
「為什麼?」

 
樂介沒有馬上回應,只是淡淡的將視線從許願竹移到稑棣身上,看著那對率直的眼眸遲疑該不該說出口,心中早已知道老實把理由說出後會得到怎樣的反應,所以猶豫,沒有得到答案的稑棣疑惑的皺起眉頭,這舉動稍稍勾起想要欺負的衝動。
 
「因為我的願望只要你願意就能實現了。」
「什麼?」
 
微微上揚的嘴角形成一道漂亮的弧線,樂介試探性的彎下身將臉湊近稑棣,刻意放輕音量訴說自己的願望。
 
「我想聽你說喜歡我。」
 
那是非常簡單、確切的願望,也是從很久以前就期待至今的事情。
 
原先他並不在意,也覺得沒必要特別要求稑棣說這句話,只要待在自己身邊無憂無慮的笑著就行了,但泡過變身藥水後兩人相處時總有些不滿足,無法清楚說出是哪裡不夠,或許是受到身旁氣氛感染,也或者是日子過的太安穩變的更貪心,不知從何時起腦中就出現了這個念頭…
 
想聽稑棣親口表達對自己的心意。
想要稑棣更依賴自己。
想要稑棣對自己撒嬌。
 
「嗄!!!」
 
不出所料,稑棣聽到馬上羞紅臉用力扯了衣服讓他失去平衡差點摔倒,並在取回重心前倉皇逃跑,但樂介沒有追去,只是站在原地目送那慌張的身影隱藏到外頭的窗台,事情發生的很突然又迅速,周圍的人沉浸在節日氣氛並沒有發現這件事,要是平常一定會被圍著投以關愛的眼神吧,雖然自己不介意,但是稑棣介意的很。
 
「......。」
「!!」
 
查看情況的稑棣發現樂介仍站在原地用期待的眼神看著自己,雖然一度羞的又縮回去,但很快的又探出頭來觀望四周,發現大家根本沒在注意這裡,而且還有人已經從室內消失不知道去哪,於是稑棣將身子收回來,大口深呼吸做好心理準備後快步走向樂介,什麼話都沒說就把人拉到外頭。
 
夏天的夜晚並不寧靜,雖然是在都會這樣是理所當然的,但只要仔細聆聽可以聽到鈴蟲的鳴叫,偶爾還可以聽到青蛙與蝉鳴,但是稑棣什麼都聽不見,只聽見自己緊張加速跳動的心跳聲,但是在他面前卻是一臉悠的樂介,總覺得令人不愉快,不想就這樣認輸。
 
「樂介...喜歡。」
 
開頭彷彿宣戰佈告一樣有力但中途卻急速的減弱,樂介輕輕握住稑棣緊揪著自己衣服的雙手,露出高興的微笑在額頭一吻,原本緊張不已的稑棣頓時放鬆不少,清楚知道自己實現了樂介的願望。

「我也喜歡稑棣。」
「嗯......。」
 
樂介彎下腰環抱住稑棣,兩個人互相依偎的模樣若被不認識的人看見一定會以為跟牛郎織女一樣是相隔許久再見的情侶吧。
 
「或許島上會有活動,要回去看看嗎?」
「要!」
 
聽到活動毫不遲疑答應的稑棣開心的抬起頭,剛剛沒看清楚四周就跑出來於是東張西望的尋找回去的路,確定方向後拉著樂介急著要回去,就怕錯過什麼精采的遊戲,而樂介也就任由稑棣拉扯的跟在身旁,天色太暗加上興奮導致稑棣完全沒發現自己在東張西望時那對大角正在樂介身上招呼,就像跟貓咪玩耍出現的痕跡一樣,沒有出血但會隱隱刺痛著。
 
就在此時樂介想到去島上前或許可以寫個願望,那就是這對角可以不要妨礙他們恩愛,變的能夠穿透之類的。

0 Comment

Comment Form

  • お名前name
  • タイトルtitle
  • メールアドレスmail address
  • URLurl
  • コメントcomment
  • パスワードpassword

PAG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