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螺木家

Home > ブログ > 隨身手札 > 借酒澆愁,愁更愁

借酒澆愁,愁更愁

本篇是在交代水響的事情
雖然我很愛欺負他,可是我真的很喜歡他的ouo←扭曲的愛
 
水響是在金太郎跟桸的婚禮那天來的,在這之前人都在國外
來到台灣後原本住在金太郎家附近,偶爾到我家住宿幾天
被桸強行介紹給老闆工作後,現在幾乎住在那裡了
 



 

「再來一杯─!」 
 
水響高舉著酒杯大喊,在一旁的螢皺起眉頭將酒瓶抱緊在懷裡 
 
「水響你喝太多了啦。」 
「吵死了,喝多點又不會怎樣─再一杯──。」 
 
水響此時的模樣簡直就是沒品醉漢,欠揍的嘴臉還不耐煩的拍桌催促,怕吵醒其他人的螢只好往空杯裡倒酒 
 
「啊啊─好熱,為什麼這裡沒冷氣啊?」 
「汪啊...因為這裡沒有嘛。」 
 
喝了酒體溫上升的水響撩起長髮,抓了幾張衛生紙擦拭身上的汗水,螢這才發現頭髮比上次見面時更長了 
像深海一般的顏色,彷彿伸手觸碰就能感受到海水的溫度,不過看水響這模樣,似乎嫌這頭長髮很麻煩的樣子 
 
「頭髮為什麼不綁起來呢?」 
「嗯?」 
「綁起來會比較涼喔,我有很多綁頭髮──
「才不要。」 
「你那是女孩子用的吧,我才不用。」 

 
哼笑一聲後手中的杯子又空了,水響看著玻璃杯反射出的自己模樣,從那時開始就不曾剪過的頭髮,現在長度都已經超過臀部了,簡直像個娘們一樣…… 
 
「呵...是許願過才不剪的。」 
「嗯...?」 
 
螢豎起耳朵努力想聽懂水響那模糊不清的話語,同時又覺得那是不該聽的話題 
 
「我發誓...找到他之前決不剪頭髮。」 
 
沒錯,那是在他失蹤的那天,眾人決定分散出發尋找他前自己在教堂說過的話,明明自己是沒有任何信仰的人,這種時候卻希望能得到奇蹟 
 
 
「現在也沒必要了...哈哈哈。」 
「水、水響?」 
 
突然的大笑讓螢嚇了一跳,還以為是因為喝醉所以神智不清了 


「...哭出來沒關係的。」 
「可惡...可惡...!!」 
 
好不容易見到的,聽到消息時自己是多麼的狂喜,重逢當晚興奮的睡不著覺,深怕這是一場夢 
決定這次要好好抓緊不再放手,但是為什麼…… 
 
距離這麼近卻變的更遙遠了? 
 
「嗯...雖然覺得打擾不太好,不過水響...可不可以請你別抱那麼緊?」 
「小穆??」 
「嗯?」 
 
客廳吵鬧的聲音突然變小,小穆有些擔心起床查看情況,雖然搞不清楚來龍去脈,但現場的情況讓人覺得超不妙的 
 
「螢是女孩子喔。」 
 
看著傻愣的兩人,小穆好心的附上補充,這時水響才發現自己躺在螢的胸前,嚇的大叫拼命往後爬直到貼在牆上 
 
「我才不會對這種幼兒體型有興趣,你可別誤會啊!!」 
「螢...。」 
 
無視激動辯解的水響,小穆汗笑走過去拍拍螢的背安慰 
 
「汪嗚...我都已經是大人了。」

「......。」 
 
螢摸著胸前失落的眼淚不停打轉,一時之間連小穆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轉頭看向水響作出無言的譴責 

「這是怎麼回事.........?」 
 
剛從外頭回來,站再窗邊的銀次郎看過現場狀況後馬上瞪視嫌疑犯水響 
 
「聽、聽我解釋、這是有原因的,真要說的話是我被襲擊...!」 
「你一個大男人最好是被螢襲擊啦!」 
「哇啊!!!!!」 
 
一記完美的右直拳炸裂在水響顏面。 
 
 
「銀次郎哥哥──我也有錯!所以別打了!不可以打架!!」 
「唔。」 
「沒錯!!聽我解釋再打也不遲嘛!!」 
 
銀次郎放開揪住的領子,水響鬆了口氣的攤在地上,心想要不是剛剛喝酒的關係剛剛那擊可以閃過的
 
 
「為什麼聊頭髮會聊到哭啊─?」 
 
聽完螢的解釋,小穆看銀次郎嫌棄的模樣,雖然同情水響但也只能默默喝茶不作回應,而犯人(?)水響掩著臉只想找洞鑽進去然後一輩子都別出來了 
 
「所以不可以怪水響,他沒有錯。」 
「幹嘛這麼幫他說話啊。」 
「螢、下次還是注意點吧,畢竟你是女孩子。」 
「是...。」 

 
似乎想起剛剛的打擊,螢低下頭縮起身子看起來非常可憐 
 

「...發生什麼事...?」 
 
另一位更加有保護慾的哥哥回來了,站在窗邊的樂介把手中袋子往旁邊一甩,身旁還纏繞著怒氣與殺意,如此兇神惡煞的模樣更是傻蛋的證明(诶!? 
 
「一個接一個是要我解釋幾次這是誤會啊!!!!」 
 
在小穆的勸阻下,水響終於可以平安離開了,也深深體會到酒品不好的自己最好還是別亂喝酒的好。

 
 

0 Comment

Comment Form

  • お名前name
  • タイトルtitle
  • メールアドレスmail address
  • URLurl
  • コメントcomment
  • パスワードpassword

PAG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