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螺木家

Home > ブログ > 隨身手札 > 信。

信。

平淡無常的生活,安穩的讓人忘記
 
 
閃 光 彈 的威力。
 
 
其實不是非常閃啦...我自認是這樣
不過不習慣的人還是先準備強心針比較好(诶
此篇是在情人節後過兩天的時間。



 
從早上開始就下起綿綿細雨,窗邊的搖椅發出搖晃聲,坐在上頭的螢顯的心神不寧不時探頭往外看去,因為次數實在太多讓我在意起來,忍不住開口要她別太擔心了 
 
「可是、可是在下雨唷。」 
「他又不是小孩子要人幫忙撐傘,不用擔心啦。」 
 
原本來想辯駁什麼的螢歪了頭,似乎覺得我說的話也有道理而放心許多,但不打算離開窗邊的樣子 
身為人妻的小蘗徹底發揮本領,不僅端上熱茶也送上毯子 
 
「在窗邊吹風會感冒的。」 
「小蘗準備了這麼多,沒問題的!」 
「.....。」 
 
這麼一句讓原本想好好說教勸退他的小蘗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只好用毯子把螢包的緊緊的預防著涼 
突然間螢驚呼一聲跳起來奔出窗外,等回到室內時身旁多了全身濕淋淋的咏 
我跟小蘗也嚇了一太跳,趕緊上前詢問發生什麼事了 
 
「怎麼全身都淋濕了,沒有帶傘嗎?」 
「...有。」 
 
咏有些不好意思的垂下耳朵,將手中的傘好好放置在窗邊的傘筒中 
 
「咏先換上我的衣服吧!」 
「不行、今天天氣這麼冷,要去泡熱水澡才行!!」 
 
小蘗一把抱起咏往浴室衝去,螢也匆匆忙忙的去準備替換衣服 
我想交給她們去處理就夠了,於是回到電腦桌前繼續作業 
但是為什麼有帶傘卻淋雨過來呢?或許這是妖精的浪漫吧?? 

被強迫泡熱水澡數到100的咏換上螢的衣服
喝下小蘗準備的洋甘菊茶後坐到桌邊準備開始今天的行程,情人節過後收到咏的來信螢非常期待今天的活動,說是活動但其實比較像是少女們的下午茶會 
 
「我準備了很多喔,可以挑喜歡的。」 
「嗯嗯。」 
 
大約數十種的信紙攤在桌面上,一旁擺放了小蘗準備的茶和點心 
 
「他會喜歡哪種呢,粉紅色的?」 
「我想...這種不錯。」 
 
是孩子們自己舉辦的活動所以我並不清楚內容,聽到對話好奇的湊過去瞧 
 
「是要寫信給誰?」 
「是璐喔,咏的朋友。」 
 
啊、是栩子家的,雖然聽過但沒實際來過我們家的棉花糖小公主(? 
記憶中璐是用筆談,所以才想用通信的方式聯絡嗎? 
 
「我這裡有一些貼紙,有需要可以拿去用喔。」 
「好可愛,在哪裡買的?」 
「...有雪兔子。」 
 
少女們完全進入自己的小天地導致我毫無容身之地,有些哀傷的退到一旁發現窗邊出現新的身影 
 
「午安,我送銀次郎回來了。」 
「好...好冷...。」 
 
冷風加上下雨,這隻黑貓可以說是整個人貼在魆身上了,魆不會覺得這樣妨礙走路想推開嗎?! 
 
「你們兩個也是幾乎都淋濕了呢,有撐跟沒撐一樣...。」 
「我擦乾就好,沒問題的,銀次郎先去換衣服吧。」 
「你也換啊,反正你也有衣服放在這不是。」 
 
沒錯,互相住來住去的衣服也到處亂放,因為發生衣服離奇消失不見的事件後決定乾脆固定放一些在對方家換洗了,雖然是非常合理的理由但這樣說出口閃的我死去活來啊(? 
 
「在做什麼?」 
「銀次郎哥哥也要一起寫信嗎?」 
「好像很有趣,我也可以參加嗎?」 
「當然可以啊,大家一起寫信吧!!」
 
「信紙有很多。」 
 
換好衣服的兩個大男人加入少女們的寫信行列中,因為討論的太熱烈結果把小穆給吵醒了 
 
「抱歉、有客人來所以比較吵。」 
「沒關係的,只是都醒來了就乾脆起來看看。」 
 
寫信行列又增加一名成員,閒著沒事的我去戳了另一隻閒閒沒事的人 
 
「你不一起加入嗎,大家都在耶。」 
「....。」 
 
樂介呆滯的看著我,似乎還沒從睡夢中清醒,只是個午覺你也睡的太香!!!! 
於是他被憤怒的我強制喚起,硬是加入寫信成員中,一群人坐在一起寫信的畫面看起來還蠻有趣的 
 
「沒有寄信對象是要我寫什麼...。」 
「你可以寄給魆啊,情書。」 
「你煩不煩啦!!!!!」 
「寄給金太郎他們如何,也有段時間沒連絡了。」 
「才不要,要是收到信又跑過來搗亂我可受不了。」
 
 
銀次郎一邊說一邊將茶點的洋芋片往嘴裡塞,就這種東西他吃的最順,明明食量就不大卻一直拼命吃沒營養的,時常吃零食吃飽結果正餐吃不下了,這件事我說了好幾遍但他就是惡習不改 
 
「銀次郎,吃太多弄得手油油的會不好寫信喔。」 
「唔.......。」 
 
不過魆只要一句話就贏了,雖然最初也是講不聽,隨著時間流逝銀次郎似乎開始記取教訓(?)了 
 
「好啦好啦、我喝牛奶總行了吧。」 
 
銀次郎有些彆扭的舔舔指頭,起身去廚房冰箱拿了冰牛奶,因為客人是小女孩所以特別貼心 
是拿家庭號包裝的牛奶跟相對應人數的杯子回來,魆露出有些複雜的神情看著銀次郎 
 
「有沒有我家孩子長大了的感動?」 
「...有點。」 
「你們不要以為我沒聽到!!!!」 
 
銀次郎生氣的把空牛奶瓶往我這砸過來,只好閉上嘴趕緊退散!! 
螢和咏看見這副情景覺得有趣在一旁呵呵笑了起來 
 
「我們開始寫吧。」 
「嗯。」 
 
突然間剛剛的熱鬧平靜下來了,偶爾會有交談的聲音跟書寫的聲音混雜在一起 
不過其中有個人非常的突兀,因為他拿著筆停在那邊非常的久 
 
「我說、你到底要不要寫啊。」 
「情書...該寫什麼好?」 
 
 
我才不要告訴你。 
 
「你要寫給稑棣啊...。」 
「是這樣打算的,不過寫了又覺得用說比較好。」 
「...所以你停這麼久根本不是在煩惱內容嘛!!!」 


螢小聲的在咏的耳邊說了什麼,咏聽完淡淡一笑,用關懷(?)的眼神看著樂介 
過了好陣子大家終於各自寫好信在收拾桌面,喔、不是大家,樂介到最後還是沒寫成,他決定行動比較實際 
 
「那我們一起拿去寄送囉。」 
「由我去寄也沒問題的..。」 
「不─行,是一起寫的信啊,所以要一起去寄才行。」
 
 
咏抱著怕被淋濕用袋子裝的信件和自己的衣服,這回乖乖撐起傘跟穿著雨衣的螢一起出發了 
 
「那我也該回去了。」 
「嗯。」 
「最近天氣變化大,小心不要感冒。」
 
 
魆慣例的摸摸銀次郎的頭後離去,莫名其妙旁邊跟了樂介,八成是決定把剛剛想寫的的內容說給稑棣聽吧,我在心中祈禱阿犬的眼睛能平安無事的目送他們離開 
 
「結果你是寄給誰?」 
「老爸啦,誰會真的寄給那傢伙啊!」 
 
銀次郎一邊說一邊哼氣的回到自己房間,不過沒想到是寄給爸爸...還蠻意外的 
 
 
 
 
 
 
隔天早上我在桌上看見一封信,潔白的信封上沒有寫任何字,我費力的用牙籤跟放大鏡拆開信件閱讀,最後只能拼命忍住淚水不滴落在信上 
 
 
啊啊、我也覺得有你在身邊真好。

0 Comment

Comment Form

  • お名前name
  • タイトルtitle
  • メールアドレスmail address
  • URLurl
  • コメントcomment
  • パスワードpassword

PAGE TOP